手握几十万大军的韩信,为何不趁机造反自立为王?有何难言之隐?

时间:2019-07-22 来源:www.zsbohai.com

韩信,公元前196年,大家也都知道有关韩信的一些经典的战役,被称为“兴汉三杰”之一,但是后来却被刘邦和吕后以谋反的名义杀死在宫中,然而,在韩信死的前几年,就已经被剥夺了兵权,从原来的齐王被贬成为了淮阴侯,并从长安偏离,受到了严密的监视,在韩信临死前曾说过:“吾悔不用蒯通之计,乃为儿女子所诈,岂非天哉!”

在当时楚汉之争快要结束的时候,韩信曾是手握重兵,控制着北方广阔领土的大将,对天下大势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而当时韩信领兵在外,根本不受刘邦的控制,却还是乖乖的听从刘邦的话,最终击败项羽,才成就了汉家。

那么当时韩信手握重兵时为什么不造反呢?史书上是这样解释的,说韩信当时只是一介草民,在社会上没有地位,没有权利,也当不了官,又不会赚钱,项羽又不重视他,最终是刘邦给了韩信地位,封韩信为王,韩信心存感激,终于可以光耀门楣,所以非常感谢刘邦的知遇之恩,再说刘邦也对他不薄,没有理由造反。自己也是心甘情愿的为刘邦效力。

但是再读纪录韩信生平的《史记.淮阴侯列传》的时候,就对上述产生了分歧。

韩信可是风云人物,智力和谋略都是超乎常人的,他怎么可能相信刘邦会真的一辈子都保全他,《史记》中曾出现过“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这句话,韩信不可能不懂这个道理。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当时有两个重要的辩士都反复的向韩信陈说其中的利害关系,韩信也不可能不加以思考。

第一个辩士就是项羽派去的武涉,武涉曾向韩信说:“当今二王之事,权在足下。足下右投则汉王胜,左投则项王胜”,在楚汉之争中,韩信就相当于是第三方的势力,刘邦和项羽的胜利韩信是关键,这个道理韩信当然也是懂的。武涉还对韩信说:“项王今日亡,则次取足下”。刘邦灭了项羽后,下一个就是你。韩信对此的回答是:“言听计用,故吾得以至于此”,就是说刘邦对韩信是十分的信任的,但是武涉也非常详细的给韩信说过刘邦这个人信不得,“然得脱,辄倍(背)约”。

第二个辩士是范阳蒯通,他直接给韩信陈说了他的处境,“今足下戴震主之威,挟不赏之功。归楚,楚人不信;归汉,汉人震恐:足下欲持是安归乎?”就是说韩信的威望已经盖过了刘邦,刘邦怎么可能容得下你!总而言之就是在告诫韩信:除了自立为王,只有死路一条了。韩信则回答“先生且休矣,吾将念矣”。韩信并没有向对武涉一样说刘邦怎么怎么好,而是听了蒯通话要好好想想,说明韩信听进去了,他在斟酌武涉和蒯通的话。

韩信并没有相信刘邦会保他周全,也没有打算一辈子都听刘邦的话。

在平定齐地之前,刘邦曾派了郦食其去向齐王谈判,让齐王归顺刘邦,而韩信听从蒯通的建议,直接带兵攻打齐国,没有理睬郦食其和齐王的约定,韩信平定齐国后,手握重兵,而这时也正是楚汉之争的紧要关头,刘邦需要韩信的帮助,就派使臣前去和韩信说希望能帮助刘邦夹击项羽,可是韩信并没有直接的答应刘邦,而是和刘邦谈条件,要坐一个“假齐王”,试想,如果韩信真的相信刘邦会善待他,为什么会反过来向刘邦谈条件。

所以,可以肯定的就是,以韩信的谋略和聪明程度,并不会把刘邦的知遇之恩放在现实利益之上。

韩信之所以没有自立为王,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有旧观念的存在,因为韩信相信刘邦不会对诸侯王下手,所以,韩信以为当上了齐王,刘邦就不会动他,因为当时正处于封建割据的局面,各诸侯国都相互讨伐,只是缺了一个共主罢了。

当然韩信还是想的太简单,刘邦和吕后的政治才能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楚汉之争刚结束,刘邦就用计收了韩信的兵权,就等同与废了这个有名无实的诸侯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