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战龙皇第一百二十八章以小搏大

时间:2019-08-14 来源:www.zsbohai.com

?

  “我再支付一点费用,发动破坏龙融合!”

  十几秒钟之后,江攀龙用力将自己手牌中的破坏龙融合抽出,一掌拍下,将它拍在自己的魔法与陷阱区的边缘处。一声清脆的“啪”瞬间传出。

  坐在2号桌上的“Destiny”毕云涛忍不住把脑袋转过来,看向江攀龙的脸。坐在他对面的华宇则没有去注意临近桌位的情况,只是面对自己场上的情况抓耳挠腮。

  “好……好嘞。您请继续。”

  侯凯麟摊开手,做出一个“请”的手势。他能够想到,江攀龙有可能会通过舍弃一部分手牌中的资源来强行召唤更加强力的大怪。

  江攀龙将自己的手牌全部换到左手,伸出右手的中指和食指,从手牌中夹起一张破坏龙-劲浪,再夹起自己场上的破坏龙-光耀,最后夹起自己墓地中的破坏龙-锋翼,将三张卡一同移动到自己的除外区。

  “我要融合召唤,破坏龙皇-星陨。”

  侯凯麟露出紧张的表情,左手紧握手牌,右手紧紧按住至高之冠的卡牌边角。

  江攀龙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好转多少。他小心翼翼地将位于自己额外卡组中央位置的星陨取出来,放置到至高之冠的对面,随即再次将自己的手牌举起来,让卡牌的边缘与自己的眉毛齐平。他之所以只用三只怪兽进行融合召唤,是因为他的场上、手牌和墓地中一共只有这三只怪兽。此时此刻,他的手牌中已经没有其他怪兽,剩余的三张手牌都是魔法卡。

  “星陨的第一个效果自动发动。当它被融合召唤成功时,把你场上所有的卡牌效果全部无效。它的等级为10,不受至高之冠的效果影响。”

  “我……我要发动至高之冠的另一个效果,在双方的回合,移除场上的一个圣光指示物,保证自己场上的明光圣殿在这个回合不受对方的卡牌效果影响。”

  侯凯麟抬起手,指向至高之冠的卡图,再指向自己场上的明光圣殿。他转动明光圣殿上方的二十面骰子,将骰子顶端的数字减为2。

  “这个效果会率先被处理。所以,明光圣殿会被保护。”

  “好!”江攀龙点头,随即指向侯凯麟场上的至高之冠,“既然如此,那我要再发动星陨的第二个效果,把你的至高之冠破坏,并将其除外!”

  “好。”

  侯凯麟重重地点头,随即将至高之冠移动到除外区。他忍不住低下头,看向自己的生命区。用三只怪兽做素材融合召唤出来的星陨,可以在一回合中攻击三次,最大可造成11400点伤害。此时此刻,他只能寄希望于生命牌的效果。

  “我要用星陨对你进行第一次攻击!”

  江攀龙抬起手,指向侯凯麟场上的二十面骰子。他也将目光投向侯凯麟的生命区。这一击,能够让侯凯麟翻开四张生命牌。如果这四张牌中有那一张直接将这个回合结束的生命牌,自己不但无法立刻取得胜利,场上的局势还会再度向对自己不利的方向转化。

  “好嘞。”

  侯凯麟拿起自己的手机,打开对战计算器,在生命值一栏输入“-3800”,又在生命牌一栏输入“-4”。输入两个数值之后,他把自己的手机平放到自己的卡盒边缘,一点点地将自己的第二、三、四、五张生命牌从生命区顶端抽出来,将它们排成一排,平放到自己的卡垫中央。他没有立刻掀开它们,而是仍然让它们保持背面朝上。

  江攀龙显得很自然,将自己的三张手牌重新握在一起。他能够理解侯凯麟的做法和心态。这几张生命牌是至关重要的,能够决定一个八强名额的归属。

  侯凯麟抬起自己的右手,往自己的右手背上轻吹一口气。他先把手伸到位于最左侧的第二张生命牌上,捏住卡牌的右下角,一点点地将卡牌掀开。看清写在卡牌中央的文字之后,他有些失望,直接将生命牌送入墓地。这张生命牌没有被触发。

  江攀龙微微点头,随即将目光投向第三张生命牌。刚好从舞台上走过来的李俊德也把头低下来,向一号桌中央的位置看去。三双眼睛同时盯住这张摆放在怪兽区和魔法与陷阱区交界处的生命牌的背面。和许多玩家一样,侯凯麟的生命牌表面的卡套图案也是和主卡组中的卡片不同的,令人一眼便能区分开。

  侯凯麟翻开自己的第三张生命牌。这一次,他翻牌的速度比之前快一点。

  “我要发动第三张生命牌的效果,从墓地中把一只费用不小于我当前最大费用的天使登场。”

  站在一旁的李俊德忍不住抬起手,轻轻地击掌两下。

  江攀龙的嘴角微微往上一翘。只靠这张牌,不足以挡住星陨的攻势。无论侯凯麟让哪一只小怪上场,至多只能抵挡一次攻击。

  紧接着,侯凯麟同时抓起自己的第四、第五张生命牌,并将这两张牌一同翻开。看清卡牌效果之后,他立刻将能够触发但却起不到什么作用的第四张生命牌送入墓地,并将第五张生命牌抓起来,展示给江攀龙和李俊德看。

  “我要发动第五张生命牌的效果,复活墓地中的一张裁决天使。”

  李俊德忍不住吐舌头。他了解侯凯麟,更了解侯凯麟的运气。在他获得冠军的那一年,他曾经在预选赛的最后一轮和侯凯麟恶战三盘,并且在最后一局因为一张生命牌的效果而落败。而他最终能够获得冠军,多半也和侯凯麟在八强赛中失手而没有与他再次碰面有关。

  “这样一来,我就可以把我的两只天使都复活到场上,”侯凯麟笑着握住自己的两张被成功触发的生命牌,“由于这两张生命牌在同一个时间点发动,我可以自行排列连锁。我要让第三张生命牌的效果成为连锁1,复活怜星;让第五张生命牌的效果成为连锁2,复活曜日。您二位没问题吧?”

  “没问题。”

  江攀龙努力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自从他获得这张限量发行的破坏龙皇-星陨之后,他极少遇到召唤出星陨后却不能一击制胜的情况。哪怕之前在漫展的五对五对抗赛上和王克对战时,他也在星陨被送去墓地的下一回合将其再度融合上场,并将王克击倒。但是,在这一局,他却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这种危机感不一定意味着自己会输,但它十有八九意味着,自己很有可能会被拖入对方的节奏中。

  “好嘞。我要把曜日和怜星登场。然后,我要发动怜星的效果,从卡组把一张陷阱卡盖放。”

  侯凯麟将自己墓地中的两只怪兽取出来,将它们横放到星陨的正前方。随后,他将自己的卡组翻开,分成两部分,开始在卡组中仔细翻找。

  江攀龙瞪大眼睛,仔细注意侯凯麟的动作。出乎他所料的是,侯凯麟盖放到场上的,却不是第三张圣殿的裁决,而是一张裁决的禁令。

  “您请继续吧。”侯凯麟将自己场上的裁决的禁令摆好,随即摊开右手,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江攀龙抬起手,指向横放在侯凯麟场上的裁决天使-曜日。

  “我要用星陨攻击曜日。”

  “好嘞。曜日被破坏,明光圣殿加一个指示物。”侯凯麟将曜日移动到墓地。

  “我还要用星陨攻击怜星。”江攀龙再次抬起手,指向裁决天使-怜星。

  “好嘞。我要发动怜星的效果,把她献祭,从卡组中选另一只怪兽替她战斗。”

  侯凯麟将怜星移动到墓地,随即将自己卡组中的裁决天使-惜月取出,横置到怜星原本所在的位置。

  “我要召唤裁决天使-惜月。然后,由于怜星被献祭,我的明光圣殿上面再加一个指示物。目前,明光圣殿上面的指示物是四个。”

  “好。那我就把惜月打掉。”

  江攀龙的手指一动不动。他大约能猜到,侯凯麟可能会使用和燕海浪类似的战术,用合成怪兽配合自己手中的大怪进攻。

  “好嘞。惜月被破坏,明光圣殿上面再加一个指示物。”

  侯凯麟将自己场上的惜月送入墓地,再转动明光圣殿上方的二十面骰子,把骰子顶端的数字调整为5。

  “我结束回合。”

  江攀龙再次抬起头,重新把自己手中的三张手牌整理一遍。

  “好嘞。那就该我啦。抽卡。”

  侯凯麟把自己面前的二十面骰子顶端的数字调成3,再把明光圣殿上方的二十面骰子的数字调成6。抽出卡组顶端的卡片之后,他将卡片加入手牌中间,随后抬起手,向自己场上的明光圣殿摸去。

  江攀龙忍不住看向侯凯麟的墓地。他露出怀疑的目光,不太相信侯凯麟会从墓地中召唤小怪。

  “我要支付两点费用,用曜日和怜星进行合成召唤。”

  侯凯麟突然抬起手,把自己墓地中的曜日和怜星同时移动到除外区。

  江攀龙和李俊德同时露出惊讶的表情。不过,两个人都没有立刻说什么,只是看向明光圣殿上方的二十面骰子。

  “我要召唤,裁决天使-旭日。”

  侯凯麟翻开自己的额外卡组,从中取出一只合成怪兽,放置到自己的怪兽区左侧。这只合成怪兽是一只费用为2、等级为8的合成怪兽,也是一只身穿金红色的全身铠甲、背上长有鹰翅一般的暗金色双翼的战斗天使。他的相貌是中年男人的相貌,须发均为淡金色,双手紧握一柄宽阔的暗金色重剑。重剑的表面刻有亮金色的花纹,还有几个太阳形状的金红色圆球图案。他的攻击力是2600,守备力是2200。

  “旭日的合成素材是曜日加上任意一只费用为1的裁决天使,”侯凯麟指向裁决天使-旭日的卡图,“所以,我可以用曜日和怜星召唤他。”

  江攀龙深吸一口气,鼻孔中发出微弱的哼声。

  “现在,我要发动旭日的效果,”侯凯麟说,“每一个回合一次,他可以给自己场上的一只裁决天使增加自己场上的圣光指示物的数量乘200点的攻击力,直到这个回合结束。这个回合,其他未被指定的怪兽都不可向对手直接攻击。我要指定他自己。所以,他的攻击力会上升1200,变成3800。”

  “哦——”

  李俊德故意拉长声音,发出一声不容易到影响别人的感叹声。他明白,正是因为明光圣殿上刚好有六个指示物,侯凯麟才选择用两点费用召唤这只怪兽。用这种方法拆掉用三只素材融合出来的星陨,成本相对较低。

  “大爷,有问题吗?没有问题的话,我就要用旭日攻击星陨。”

  侯凯麟抬起手,指向裁决天使-旭日的卡图,再指向星陨的卡图。他知道,这是他目前最好的一次以小搏大的机会。他必须抓住这个机会,将星陨击倒,从而为自己赢得喘息和重新调整战术的机会。星陨的费用为4,至少还要等到再下一个回合,江攀龙才能有将它进行再度融合的机会。

  “好。”

  出乎意料的是,江攀龙没有任何过于激烈的反应,只是重重地点头。

  “这样一来,我的星陨和你的旭日都会被破坏。”

  “没错。”侯凯麟也在同一时间点头。

  两人同时抬起手,将自己场上的怪兽移动到墓地中。

  “由于星陨被破坏,我要发动墓地中的破坏龙突袭的效果,”江攀龙将自己墓地中的破坏龙突袭取出来,放置到除外区,“把它除外,从卡组召唤一只费用不高于星陨的怪兽。”

  “好嘞。您请吧。由于旭日被破坏,我的明光圣殿再增加一个指示物。”

  侯凯麟将明光圣殿上方的骰子顶端的数字调成7,随即把手放到自己场上的那张裁决的禁令上面。他相信,江攀龙多半会强行召唤能够检索魔法卡的劲浪,或者是能够从除外区召唤怪兽的玄灵,从而逼迫自己发出这张裁决的禁令。

  “我要召唤的是,破坏龙-金焰。”

  江攀龙也做出一个令侯凯麟和李俊德都出乎意料的举动。他将自己卡组中仅有的两张破坏龙-金焰中的一张抽出来,横置到自己的怪兽区。

  “嗯……好。”

  侯凯麟重重的点头,随即向自己的手卡看去。他还有五张手卡。思考几秒钟之后,他先打出一张圣堂之上的长明灯,再抽出自己在这个回合刚刚抽到的圣光集聚,将圣光集聚盖放到场上。

  “我支付一点费用,发动长明灯,再盖放一张卡。回合结束。”

  “在你结束回合时,我要发动金焰在场上的效果。在双方的回合,每一个回合一次,它可以把我场上任意数量的‘破坏’魔法或陷阱卡破坏,让我抽相同数量的卡。我要把破坏龙的传承这张卡破坏,抽一张卡。”

  江攀龙抬起手,指向金焰的卡图,随后将自己场上的破坏龙的传承送入墓地。他知道,这种情况下,应该尽可能地赚取更多的卡牌。当墓地没有值得利用的其他魔法或陷阱卡时,破坏龙的传承这张卡的重要性就不太大。最重要的是,金焰的费用为2,它的效果不会被裁决的禁令这张卡所影响。

  2019.8.9

  上一章链接:《极战龙皇》(127)鏖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