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苏时光,心中散不去的涟漪

时间:2019-08-26 来源:www.zsbohai.com

   07:48:12 热门小说君

  鸿玉俏江南酒店,不大,却温馨、整洁、舒适。灯光、音乐恰到好处,是我比较喜欢的地方。

  巧妹子、云和我走进这家酒店。青色的砖墙,纯木质餐桌,青花瓷餐具,水声潺潺隐约可闻,氤氲着江南的气息。我们有些恍惚,仿佛回到了若干年前,回到了江南姑苏城。

  

  那年,我们三个北方女子接到通知,去苏州参加为期两个月培训,同行的还有河州秀才和小油饼,这让我们欢喜雀跃。苏州,是唐诗宋词中的良辰美景,浪漫风月,是我们有着美好想象与无限憧憬的地方。

  乍见苏州,竟是莫名的失落。没有烟雨迷蒙、乌篷欸乃的迷人景致,更未曾遇到深幽小巷中撑着油纸伞、丁香花般愁怨的美丽姑娘,全然不是我们所想象的梦里水乡。

  同去的两个北方男子,高挑儒雅的河州秀才和黑瘦低矮的小油饼,失望地将新买的望远镜收入包中,同声酸叹:江南无秀色啊,要这餐具何用!

  云是个安静的女子,眼神忧郁而茫然。彼时,她工作生活正处于低谷。每天晚上,她都会用宾馆的磁卡电话与家人通话,询问刚满月的儿子的情况。

  待字闺中的巧妹子,纯净如水,聪慧可人,她的微笑很美,整个人散发着浓浓的书卷气,说出话来每每一语见地。是我们喜爱的小妹。

  

  每到周末,我们就骑着租来的自行车,奔向知名或不知名的地方。清风、花香、笑音、飘舞的长发,让整个春天充满欢愉。云的脸上渐渐有了笑意。

  “清风明月本无价,近水远山皆有情”。缠绵的细雨,润物无声,似乎连发梢都打不湿,只是柔润,我们的眼睛柔润了,心也柔润了,渐渐发现了苏州的美。原来,一些美是要深入其中,才可以感知的。

  雪小禅说:“如果用一种颜色来形容苏州,真没有比粉更合适的了。”粉是淡淡的,柔软的,带着一种独特的气息,那是不经意中散发的格调,也只有经过时光打磨的东西才有这个味道。

  我们开始一步步走进了粉色的苏州,穿梭于粉墙黛瓦间,流连于闻名遐迩的苏州园林。拙政园、沧浪亭、狮子林、留园……精雅纤巧的亭台楼榭,温婉甜糯的吴侬软语,让人感到宁静、恬淡和闲适。

  我们也去逛观前街,风格倒是与各地步行街并无二致,小吃、服装、餐饮以及各色工艺品商铺林立于街两侧。青石板、百年老铺、或者后期修缮的仿古建筑,承载着姑苏城久远的历史。

  

  小油饼总是抢着将大包小包都挂在自己身上,裤腿绾得一高一低,摇摇晃晃、乐颠颠地跑在我们前面,不时回头冲我们一乐。

  小油饼让我们看他未婚妻的玉照,一个甜美的女孩,有几分江南女子的模样。巧妹子逗他:这样漂亮的姑娘,你是如何骗到的?小油饼认真回答:是她追我的,真的!

  河州秀才一曲《北国之春》,让在卡拉OK歌舞厅相拥而舞的人纷纷驻足聆听。曲罢,片刻寂静,突然,掌声热烈地响起。

  云有着惊人的方向感,她就像精确的导航仪,只要看看地图,或走过一次,就能带领我们准确无误地到达目的地,从不出错。而我永远不辨东西南北,是被禁止也是决不敢独自外出的人。

  

  苏州菜市场的水果和青菜鲜嫩得令我们羡慕不已,然而,我们更喜爱苏绣和丝绸制品。我们分别买了绣花手帕、真丝围巾、丝绸衬衫做为小礼品。我一直想买一把油纸伞,但没有找到素雅可心的花色,终未能如愿。

  苏州,沐浴了2500多年的江南烟雨,笃厚澄清。既有文化气息的沉淀,又有铅华洗净的安逸和淡泊。

  苏州,有吴越春秋的烽火,也有丝竹吴音的柔婉。有无数的圣贤理士,文人墨客,也有着太多的风花雪月和无数才子佳人故事。

  那个春天,温润缓慢。我们漫步在苏州的寻常巷陌,脚下的石板小径,泛着清幽的光泽,石缝中生长的青苔苍翠坚韧,我们常常分不清今夕何夕,身在何处。

  

  河州秀才和巧妹子热衷于在那些院落小巷中,在雕花窗棂旁,搜寻唐伯虎、金圣叹、孙过庭的秀影墨香,我却被那些美丽的故事和诗句深深打动。

  苏州是一个走了还想去的地方,我们相约,定要五个人一起再下江南,三下江南。不料,这竟然成了一个永远无法实现的梦。

  培训结束后,我们所在的系统分营改组,我们五个人被分到4个单位,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一年半载都很难相聚。

  ?河州秀才一次来兰州,打电话约我和巧妹子在白塔山见面。我们匆匆赶到,他斜靠回廊红柱,眼神迷离,早已酩酊。

  见到我们,连声嗫嚅:对不起,吃醉了,吃醉了。想起在西湖边乾隆手书的“虫二”石碑前,我们怂恿他去拍照,他因“风月无边”有损形象,连连后退,也是这般慌乱模样,不由忍俊不已。

  

  后来,听说小油饼病了。我和巧妹子去医院看他,小油饼躺在病床上,说不着边际的话,笑得没心没肺。他的小娇妻,站在病床边微笑着,苍白,平静。

  送我们出来,他妻子哽咽道:小油饼知道自己的病情。我一阵心痛,眼泪倾泻而出。巧妹子说:他会没事的,他的眼睛那么有神。是的,小油饼的眼睛明亮且坦然。可是,他还是走了,走得那么急促。那一面竟是诀别。

  这些年,月落乌啼,涛声依旧。我们相互牵挂着,却很少相聚。巧妹子歌声时常会在耳边响起,轻柔、深情:带走一盏渔火,让它温暖我的双眼,留下一段真情,让它停泊在枫桥边……

  ?一晃30年过去了。这个秋天,在俏江南,我们三个微笑着,心静如水,兰襟如故。

  

  云的儿子已经大学毕业,从医,这是云所期望的。巧妹子放弃了中层管理岗位,去沿海城市发展,她爱人和儿子也都在那边落脚了。河州秀才去了乌鲁木齐,享受天伦之乐。

  而我,依然不辨东西南北,依然庸庸碌碌,依然生活在西北。一个人独处时,时常感念那前生今世、半醒半梦的往昔,那个属于我们五个人的春天。

  岁月如河,那一段姑苏时光,是我们生命之河上一个温馨的港湾。那点点滴滴的往事,是一泓清澈中盛开着的细碎花朵,是我们心中久久不能散去的涟漪。

  无论我们在红尘如何沉沦,无论青春怎样远去。见与不见,记忆深处,苏州依旧在那里,小桥流水,亭台楼阁,竹篁深幽,花瓣清晰,静默而诗意。

  

  鸿玉俏江南酒店,不大,却温馨、整洁、舒适。灯光、音乐恰到好处,是我比较喜欢的地方。

  巧妹子、云和我走进这家酒店。青色的砖墙,纯木质餐桌,青花瓷餐具,水声潺潺隐约可闻,氤氲着江南的气息。我们有些恍惚,仿佛回到了若干年前,回到了江南姑苏城。

  

  那年,我们三个北方女子接到通知,去苏州参加为期两个月培训,同行的还有河州秀才和小油饼,这让我们欢喜雀跃。苏州,是唐诗宋词中的良辰美景,浪漫风月,是我们有着美好想象与无限憧憬的地方。

  乍见苏州,竟是莫名的失落。没有烟雨迷蒙、乌篷欸乃的迷人景致,更未曾遇到深幽小巷中撑着油纸伞、丁香花般愁怨的美丽姑娘,全然不是我们所想象的梦里水乡。

  同去的两个北方男子,高挑儒雅的河州秀才和黑瘦低矮的小油饼,失望地将新买的望远镜收入包中,同声酸叹:江南无秀色啊,要这餐具何用!

  云是个安静的女子,眼神忧郁而茫然。彼时,她工作生活正处于低谷。每天晚上,她都会用宾馆的磁卡电话与家人通话,询问刚满月的儿子的情况。

  待字闺中的巧妹子,纯净如水,聪慧可人,她的微笑很美,整个人散发着浓浓的书卷气,说出话来每每一语见地。是我们喜爱的小妹。

  

  每到周末,我们就骑着租来的自行车,奔向知名或不知名的地方。清风、花香、笑音、飘舞的长发,让整个春天充满欢愉。云的脸上渐渐有了笑意。

  “清风明月本无价,近水远山皆有情”。缠绵的细雨,润物无声,似乎连发梢都打不湿,只是柔润,我们的眼睛柔润了,心也柔润了,渐渐发现了苏州的美。原来,一些美是要深入其中,才可以感知的。

  雪小禅说:“如果用一种颜色来形容苏州,真没有比粉更合适的了。”粉是淡淡的,柔软的,带着一种独特的气息,那是不经意中散发的格调,也只有经过时光打磨的东西才有这个味道。

  我们开始一步步走进了粉色的苏州,穿梭于粉墙黛瓦间,流连于闻名遐迩的苏州园林。拙政园、沧浪亭、狮子林、留园……精雅纤巧的亭台楼榭,温婉甜糯的吴侬软语,让人感到宁静、恬淡和闲适。

  我们也去逛观前街,风格倒是与各地步行街并无二致,小吃、服装、餐饮以及各色工艺品商铺林立于街两侧。青石板、百年老铺、或者后期修缮的仿古建筑,承载着姑苏城久远的历史。

  

  小油饼总是抢着将大包小包都挂在自己身上,裤腿绾得一高一低,摇摇晃晃、乐颠颠地跑在我们前面,不时回头冲我们一乐。

  小油饼让我们看他未婚妻的玉照,一个甜美的女孩,有几分江南女子的模样。巧妹子逗他:这样漂亮的姑娘,你是如何骗到的?小油饼认真回答:是她追我的,真的!

  河州秀才一曲《北国之春》,让在卡拉OK歌舞厅相拥而舞的人纷纷驻足聆听。曲罢,片刻寂静,突然,掌声热烈地响起。

  云有着惊人的方向感,她就像精确的导航仪,只要看看地图,或走过一次,就能带领我们准确无误地到达目的地,从不出错。而我永远不辨东西南北,是被禁止也是决不敢独自外出的人。

  

  苏州菜市场的水果和青菜鲜嫩得令我们羡慕不已,然而,我们更喜爱苏绣和丝绸制品。我们分别买了绣花手帕、真丝围巾、丝绸衬衫做为小礼品。我一直想买一把油纸伞,但没有找到素雅可心的花色,终未能如愿。

  苏州,沐浴了2500多年的江南烟雨,笃厚澄清。既有文化气息的沉淀,又有铅华洗净的安逸和淡泊。

  苏州,有吴越春秋的烽火,也有丝竹吴音的柔婉。有无数的圣贤理士,文人墨客,也有着太多的风花雪月和无数才子佳人故事。

  那个春天,温润缓慢。我们漫步在苏州的寻常巷陌,脚下的石板小径,泛着清幽的光泽,石缝中生长的青苔苍翠坚韧,我们常常分不清今夕何夕,身在何处。

  

  河州秀才和巧妹子热衷于在那些院落小巷中,在雕花窗棂旁,搜寻唐伯虎、金圣叹、孙过庭的秀影墨香,我却被那些美丽的故事和诗句深深打动。

  苏州是一个走了还想去的地方,我们相约,定要五个人一起再下江南,三下江南。不料,这竟然成了一个永远无法实现的梦。

  培训结束后,我们所在的系统分营改组,我们五个人被分到4个单位,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一年半载都很难相聚。

  ?河州秀才一次来兰州,打电话约我和巧妹子在白塔山见面。我们匆匆赶到,他斜靠回廊红柱,眼神迷离,早已酩酊。

  见到我们,连声嗫嚅:对不起,吃醉了,吃醉了。想起在西湖边乾隆手书的“虫二”石碑前,我们怂恿他去拍照,他因“风月无边”有损形象,连连后退,也是这般慌乱模样,不由忍俊不已。

  

  后来,听说小油饼病了。我和巧妹子去医院看他,小油饼躺在病床上,说不着边际的话,笑得没心没肺。他的小娇妻,站在病床边微笑着,苍白,平静。

  送我们出来,他妻子哽咽道:小油饼知道自己的病情。我一阵心痛,眼泪倾泻而出。巧妹子说:他会没事的,他的眼睛那么有神。是的,小油饼的眼睛明亮且坦然。可是,他还是走了,走得那么急促。那一面竟是诀别。

  这些年,月落乌啼,涛声依旧。我们相互牵挂着,却很少相聚。巧妹子歌声时常会在耳边响起,轻柔、深情:带走一盏渔火,让它温暖我的双眼,留下一段真情,让它停泊在枫桥边……

  ?一晃30年过去了。这个秋天,在俏江南,我们三个微笑着,心静如水,兰襟如故。

  

  云的儿子已经大学毕业,从医,这是云所期望的。巧妹子放弃了中层管理岗位,去沿海城市发展,她爱人和儿子也都在那边落脚了。河州秀才去了乌鲁木齐,享受天伦之乐。

  而我,依然不辨东西南北,依然庸庸碌碌,依然生活在西北。一个人独处时,时常感念那前生今世、半醒半梦的往昔,那个属于我们五个人的春天。

  岁月如河,那一段姑苏时光,是我们生命之河上一个温馨的港湾。那点点滴滴的往事,是一泓清澈中盛开着的细碎花朵,是我们心中久久不能散去的涟漪。

  无论我们在红尘如何沉沦,无论青春怎样远去。见与不见,记忆深处,苏州依旧在那里,小桥流水,亭台楼阁,竹篁深幽,花瓣清晰,静默而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