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津门奇谈:误信人言六妇人枉送性命,农户自称瓜田之中现怪事

时间:2019-09-01 来源:www.zsbohai.com

  2019 正经历史观

  民国有悬案,津门有怪谈;欲知其中事,需听“大狮”言!

  今日说的这个事儿还需追溯至民国癸丑二年,也就是公元1913年。此事大清已殁,民国初建,津门一派祥和景象。哪曾想,在这祥和之间,却萌发一宗祸事,只因听信算命先生胡诌之言,六条性命白白枉送,实在令人可发一叹。

  当年,西广开有个看阴阳宅的先生名叫孙德铭,这人自山东来津谋生已十余年,自称跟随高人学过阴阳之术,看手相、批八字,观阴阳宅都不在话下。这人平时就在大悲院外摆摊,专门蒙骗一些善男信女。下午收工之后,就在南市三不管一带撂地摊,接点散活儿。他自称自己是“小神仙”,凭借三寸不烂之舌,赚了不少钱,小日子过得挺舒坦。

  

  示意图

  一次机缘巧合,孙半仙在三不管撂地摊之时,认识了家住海河边的女子林某。林某让他给自己测姻缘,孙半仙一通瞎白话,怎么好听怎么说,林某听罢之后十分高兴,请到他家中喝茶,顺便让他替自己的母亲看看相。孙德铭干的就是吃百家饭的行当,有免费茶水喝,还有钱赚,何乐而不为呢,于是便跟随林某到了家中。

  到了林家之后,孙德铭为林某的母亲李氏看了相,李氏认为他说的灵验,就把跟自己常在一块聊天的几个五姐妹找来,让“小神仙”都给算一算。孙德铭来者不拒,多多益善,人越多他赚的越多。他说的嘴角生沫,侃的几位大姨满脸欢喜,每人给了他一份算命钱不说,还凑钱给他买了烧鸡酱肉,又给他买了烧酒,感谢“小神仙”为自己排忧解难。

  此后,这些老姐妹只要家里有事,就去找孙德铭,请他帮忙算命。有天傍晚,孙德铭刚要收摊儿,林某的母亲李氏匆匆来找他。李氏说自己的老姐妹赵氏不知道被嘛玩意儿被迷住了,现如今正在家里撒欢呢,求小神仙上门给瞧瞧。

  

  民国旧照

  孙德铭赶忙跟着李氏到了赵氏家中,刚进屋就听见里屋有妇人连哭带闹的糟乱之声。进屋一瞧,一个妇人披头散发坐在炕上,撕扯被褥,口中哭闹不止。老天津多数信奉“五大家”,所谓“五大家”也就民间所供奉的“五大仙”,既胡(狐)、黄、白、柳、灰,百姓认为这些都是灵物,有灵性,有仙气儿,轻易不能招惹。招惹它们,就容易被“迷”上。

  (笔者目前在撰写一部长篇连载《津门怪谈之五大家》,讲述的就是天津卫清末民初之时发生的一些怪事儿,其中所有邪乎事儿的源头,就与这五大家有关。)

  这个撒欢的妇人就是赵氏,要说孙德铭多少也有些道行,他朝着赵氏先是高声喝骂几句,而后拿出一个老钱儿,“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老钱儿竟然立在桌面上。赵氏登时不哭不闹了,立时就好了。你说这玩意儿怪不怪?

  

  民国旧照

  这一来,大伙更信服这位小神仙了。要不是因为过于信服他,还不至于枉死呢。

  一次,李氏等六人找到孙德铭,请他给自己想个延年益寿的法子,几个人都想多活几年。孙德铭说自己有符水,喝了之后返老还童,延年益寿,不过就是价钱贵了点儿。要说这几位也够没脑子的,他说什么她们就信什么。回到家中各自凑钱,等到钱凑够后,找到孙德铭,求他赐符水。

  孙德铭煞有其事的告诉几人,喝符水之事不能告诉外人,说出去上天怪罪,也就不灵验了。另外需选择个僻静之处,没人看见才好。其中有个蔡氏,她说自己娘家有个小土房,在河北开洼中,这地方僻静,是个不二之选。转过天来,蔡某带着五个老姐妹还有孙德铭到了小土房。

  {!-- PGC_COLUMN --}

  (注:此处所说的河北非河北省,而是海河以北的区域,天津卫当时尽管没分区,但也有河北、河东、河西之分)

  

  民国旧照

  到了之后,孙德铭拿出一个大玻璃瓶,诓骗几人,说里面的液体就是他亲自请来的符水,让几人对着瓶口每人喝三大口。几人听了他的话,轮流喝了下去。而后孙德铭让几人就地盘膝打坐,骗她们说这是吸收天地灵气。几人纷纷照做,可就在盘膝打坐之时,蔡氏突然侧身倒在地上,口吐白沫,身体抽搐。而后其余几人如蔡氏一样,也都口吐白沫,抽搐不止。折腾一会后,全都僵死地上。孙德铭万没想到会出这事,他本人吓得够呛,见此事无人知晓,于是将几人身上的财物拿走,而后逃回山东庆云(今德州庆云县)。

  这间小土屋本是看守瓜田之用,当时正值深秋,田中无瓜,自然没人看守,根本没人知道小屋里面有几具尸首。事后,几人的家属到处找寻,可死活找不到。报警之后,警察也帮着找,也是一无所获。为此,还特意登了报纸,在报纸上刊登寻人启事,希望通过寻人启事找到家人。

  

  民国旧照

  说来也怪,六人失踪几天后,离着瓜田不远的一户农家,声称自己晚上总看到瓜田里面有黑影,这些黑影就在瓜田里面乱跑,他和家人都看到了,并认定是些“无主冤魂”。一天白天,这户农家男主人去地里捡干藤碎叶当柴火。闻到小土屋中有异味,打开一看,吓得魂飞魄散。人们这才知道,六人毙命于瓜田小屋之内。查证六人皆为中毒而殁,现场有大玻璃瓶一个,很显然,六人是喝了瓶中液体才枉送性命的。

  嫌疑人锁定了孙德铭,但孙德铭早已不再天津,于是联络了山东地界,山东地界立即前往庆云捉拿孙德铭,但到了之后却发现人去屋空。邻居说他的确回来过,这人十几年前欠着村里不少人的钱,有人知道他回来,当天就来追债,他不知跑哪里躲债了。

  要说这孙德铭好死不死,他竟然又跑回了天津,躲在他一个关系不错的朋友家中。他给这位朋友一些钱,让他替自己保密。可这位朋友拿了他钱之后,扭头就报了官。孙德铭被拿获,起初编造谎言,欲盖弥彰,但熬不住折腾,最终说出实情。

  

  民国旧照

  孙德铭自称他那些符水不过就是凉水兑盐,又烧了张草纸,将灰填进去,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就毒死了人。警察问他那个玻璃瓶子从哪来的,他说自己一次去日租界给一位寓公老爷看相时,随手在垃圾堆捡的。他见这个瓶子挺好,就拿回了家,但一直没用。这次因为没有东西盛符水,因此就用了这个瓶子。灌水之前,他看到瓶子底上有些白色粉末,但也没在意,就将水灌了进去,他事后曾怀疑过是这个瓶子本身有问题。

  鉴于当时的科学不发达,警方怀疑瓶子的白色粉末是山埃,至于为何瓶子中有山埃,就不得而知,如果这个瓶子真的来自日租界的话,十有八九是日本人丢弃的,至于他们想干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孙德铭罪大恶极,自然不可饶恕。他自誉“小神仙”,可没有算出自己的结局竟是这样。另外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农户自称看到黑影在瓜田游荡,至于真假,也只有当事人心知肚明。

  陋文一篇,就此打住。关注“大狮”,听“大狮”讲老年间的段子给你。

  温馨提示:本文参考自民国旧档《津门大案录》,虽然文中有些离奇桥段,但不可与封建迷信相提并论,只可做民间传说或离奇事件看待。

  民国有悬案,津门有怪谈;欲知其中事,需听“大狮”言!

  今日说的这个事儿还需追溯至民国癸丑二年,也就是公元1913年。此事大清已殁,民国初建,津门一派祥和景象。哪曾想,在这祥和之间,却萌发一宗祸事,只因听信算命先生胡诌之言,六条性命白白枉送,实在令人可发一叹。

  当年,西广开有个看阴阳宅的先生名叫孙德铭,这人自山东来津谋生已十余年,自称跟随高人学过阴阳之术,看手相、批八字,观阴阳宅都不在话下。这人平时就在大悲院外摆摊,专门蒙骗一些善男信女。下午收工之后,就在南市三不管一带撂地摊,接点散活儿。他自称自己是“小神仙”,凭借三寸不烂之舌,赚了不少钱,小日子过得挺舒坦。

  

  示意图

  一次机缘巧合,孙半仙在三不管撂地摊之时,认识了家住海河边的女子林某。林某让他给自己测姻缘,孙半仙一通瞎白话,怎么好听怎么说,林某听罢之后十分高兴,请到他家中喝茶,顺便让他替自己的母亲看看相。孙德铭干的就是吃百家饭的行当,有免费茶水喝,还有钱赚,何乐而不为呢,于是便跟随林某到了家中。

  到了林家之后,孙德铭为林某的母亲李氏看了相,李氏认为他说的灵验,就把跟自己常在一块聊天的几个五姐妹找来,让“小神仙”都给算一算。孙德铭来者不拒,多多益善,人越多他赚的越多。他说的嘴角生沫,侃的几位大姨满脸欢喜,每人给了他一份算命钱不说,还凑钱给他买了烧鸡酱肉,又给他买了烧酒,感谢“小神仙”为自己排忧解难。

  此后,这些老姐妹只要家里有事,就去找孙德铭,请他帮忙算命。有天傍晚,孙德铭刚要收摊儿,林某的母亲李氏匆匆来找他。李氏说自己的老姐妹赵氏不知道被嘛玩意儿被迷住了,现如今正在家里撒欢呢,求小神仙上门给瞧瞧。

  

  民国旧照

  孙德铭赶忙跟着李氏到了赵氏家中,刚进屋就听见里屋有妇人连哭带闹的糟乱之声。进屋一瞧,一个妇人披头散发坐在炕上,撕扯被褥,口中哭闹不止。老天津多数信奉“五大家”,所谓“五大家”也就民间所供奉的“五大仙”,既胡(狐)、黄、白、柳、灰,百姓认为这些都是灵物,有灵性,有仙气儿,轻易不能招惹。招惹它们,就容易被“迷”上。

  (笔者目前在撰写一部长篇连载《津门怪谈之五大家》,讲述的就是天津卫清末民初之时发生的一些怪事儿,其中所有邪乎事儿的源头,就与这五大家有关。)

  这个撒欢的妇人就是赵氏,要说孙德铭多少也有些道行,他朝着赵氏先是高声喝骂几句,而后拿出一个老钱儿,“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老钱儿竟然立在桌面上。赵氏登时不哭不闹了,立时就好了。你说这玩意儿怪不怪?

  

  民国旧照

  这一来,大伙更信服这位小神仙了。要不是因为过于信服他,还不至于枉死呢。

  一次,李氏等六人找到孙德铭,请他给自己想个延年益寿的法子,几个人都想多活几年。孙德铭说自己有符水,喝了之后返老还童,延年益寿,不过就是价钱贵了点儿。要说这几位也够没脑子的,他说什么她们就信什么。回到家中各自凑钱,等到钱凑够后,找到孙德铭,求他赐符水。

  孙德铭煞有其事的告诉几人,喝符水之事不能告诉外人,说出去上天怪罪,也就不灵验了。另外需选择个僻静之处,没人看见才好。其中有个蔡氏,她说自己娘家有个小土房,在河北开洼中,这地方僻静,是个不二之选。转过天来,蔡某带着五个老姐妹还有孙德铭到了小土房。

  {!-- PGC_COLUMN --}

  (注:此处所说的河北非河北省,而是海河以北的区域,天津卫当时尽管没分区,但也有河北、河东、河西之分)

  

  民国旧照

  到了之后,孙德铭拿出一个大玻璃瓶,诓骗几人,说里面的液体就是他亲自请来的符水,让几人对着瓶口每人喝三大口。几人听了他的话,轮流喝了下去。而后孙德铭让几人就地盘膝打坐,骗她们说这是吸收天地灵气。几人纷纷照做,可就在盘膝打坐之时,蔡氏突然侧身倒在地上,口吐白沫,身体抽搐。而后其余几人如蔡氏一样,也都口吐白沫,抽搐不止。折腾一会后,全都僵死地上。孙德铭万没想到会出这事,他本人吓得够呛,见此事无人知晓,于是将几人身上的财物拿走,而后逃回山东庆云(今德州庆云县)。

  这间小土屋本是看守瓜田之用,当时正值深秋,田中无瓜,自然没人看守,根本没人知道小屋里面有几具尸首。事后,几人的家属到处找寻,可死活找不到。报警之后,警察也帮着找,也是一无所获。为此,还特意登了报纸,在报纸上刊登寻人启事,希望通过寻人启事找到家人。

  

  民国旧照

  说来也怪,六人失踪几天后,离着瓜田不远的一户农家,声称自己晚上总看到瓜田里面有黑影,这些黑影就在瓜田里面乱跑,他和家人都看到了,并认定是些“无主冤魂”。一天白天,这户农家男主人去地里捡干藤碎叶当柴火。闻到小土屋中有异味,打开一看,吓得魂飞魄散。人们这才知道,六人毙命于瓜田小屋之内。查证六人皆为中毒而殁,现场有大玻璃瓶一个,很显然,六人是喝了瓶中液体才枉送性命的。

  嫌疑人锁定了孙德铭,但孙德铭早已不再天津,于是联络了山东地界,山东地界立即前往庆云捉拿孙德铭,但到了之后却发现人去屋空。邻居说他的确回来过,这人十几年前欠着村里不少人的钱,有人知道他回来,当天就来追债,他不知跑哪里躲债了。

  要说这孙德铭好死不死,他竟然又跑回了天津,躲在他一个关系不错的朋友家中。他给这位朋友一些钱,让他替自己保密。可这位朋友拿了他钱之后,扭头就报了官。孙德铭被拿获,起初编造谎言,欲盖弥彰,但熬不住折腾,最终说出实情。

  

  民国旧照

  孙德铭自称他那些符水不过就是凉水兑盐,又烧了张草纸,将灰填进去,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就毒死了人。警察问他那个玻璃瓶子从哪来的,他说自己一次去日租界给一位寓公老爷看相时,随手在垃圾堆捡的。他见这个瓶子挺好,就拿回了家,但一直没用。这次因为没有东西盛符水,因此就用了这个瓶子。灌水之前,他看到瓶子底上有些白色粉末,但也没在意,就将水灌了进去,他事后曾怀疑过是这个瓶子本身有问题。

  鉴于当时的科学不发达,警方怀疑瓶子的白色粉末是山埃,至于为何瓶子中有山埃,就不得而知,如果这个瓶子真的来自日租界的话,十有八九是日本人丢弃的,至于他们想干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孙德铭罪大恶极,自然不可饶恕。他自誉“小神仙”,可没有算出自己的结局竟是这样。另外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农户自称看到黑影在瓜田游荡,至于真假,也只有当事人心知肚明。

  陋文一篇,就此打住。关注“大狮”,听“大狮”讲老年间的段子给你。

  温馨提示:本文参考自民国旧档《津门大案录》,虽然文中有些离奇桥段,但不可与封建迷信相提并论,只可做民间传说或离奇事件看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