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4家券商半年报遭交易所罕见问询 监管重点关注问题有哪些?

时间:2019-09-27 来源:www.zsbohai.com

在经纪公司的半年报发布之时,一些上市经纪人已经陆续收到了交易所的询价信。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东北证券,东方证券,深湾宏远证券,第一创业证券等四家公司已收到该交易所的询价信,交易所的重点是证券质押相关业务的发展。风险控制等情况以及有关减值准备的合理性。

上半年购买转售及减值准备1.93亿元

首批创业证券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询价函

9月15日晚上,第一批风险证券宣布公司于9月1日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关于对第一创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半年报的问询函》,深圳证券交易所专注于公司的减值准备,经纪信贷等准备金。其他事宜。

半年报显示,2019年1月至6月,第一创业证券对购买转售金融资产计提了1.93亿元的减值准备,其中对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计提了1.66亿元的减值准备。债券质押式回购业务减值准备2750万元。

深圳证券交易所要求对第一批风险证券进行比较分析,以说明公司质押业务风险控制措施的有效性。结合公司质押业务的融资余额,担保方式,抵押物价值,债务人的偿付能力,资产减值准备金额以及同一行业的可比公司,公司质押业务资产减值政策的合理性和资产减值准备充足。

值得一提的是,半年报显示,上半年,第一创业证券公司证券经纪业务和信贷业务营业收入下降13.50%,但营业支出增长76.32%。因此,深交所询价函进一步要求公司将公司证券经纪业务与信贷业务模式、收支变动相结合。充分说明了上述变化的原因和合理性。

首创证券回应称,公司证券经纪及信贷业务收入同比下降13.50%,同比减少3775.21万元,主要是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收入下降所致。

公司证券经纪业务和信贷业务营业支出同比分别增长76.32%和1.7亿元,主要原因是本期购买的部分转售金融资产计提了减值准备。其中,本期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减值准备1.66亿元,债券质押式回购业务减值准备27501万元。若上述减值因素消除,本公司证券经纪业务及信贷业务的营业费用较上年减少。

关于公司未来将如何发展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和债券质押式回购业务,以及如何化解业务风险,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第一创业证券,但截至记者截稿,未得到任何回复。

'style='vertical-align: middle;max width: 100%;width: 100%;box size: border box;'width='380'data-lazy='1'data height='195'data-width='380'height='auto'>;

交换剑指股票质押风险问题

除第一批风险证券外,联交所最近还向东北证券,深湾宏远和东方证券这三家证券公司发出了询价函,重点是发行股票质押。

如深圳证券交易所所述,发给东北证券的询价函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东北证券以自有资金作为合并方参加了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初始交易金额为58.01亿美元。人民币,增长11.43%。此前,东北证券发布了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上半年计提资产减值准备1.18亿元,减少利润总额1.18亿元,减少净利润8861万元。其中,减值准备主要用于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涉及利源炼油,恒康医疗等股票。

在这方面,深交所要求东北证券向其说明股票质押业务的发展情况,包括但不限于业务规模,风险管控,股票规模增加的原因。质押业务。同时说明了自有资金对股票质押业务的减值准备,并说明了上述业务的减值准备是否充足。

根据申万宏源收到的询价信,截至报告期末,公司回购购买的金融资产期末余额约为482.87亿元,同比减少28%,计提减值准备约8.23亿元;约485.62亿元,同比增长约13%,减值准备约1.93亿元。深圳证券交易所要求公司解释上述金融资产的减值准备以及上述业务的减值准备是否充足。

根据东方证券收到的询价函显示,公司半年报披露,东方证券购回金融资产期末余额272.79亿元,主要用于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本期购销资产减值损失4.06亿元,上期仅3.33亿元,本期较上期大幅增加。对此,上海证券交易所还要求东方证券补充披露当前股票质押相关业务、现有项目期限结构、风险控制等内容。

根据东方证券此前公告,今年上半年,东方证券对转售金融资产购买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计提减值准备3.89亿元。涉及的三只股票包括*ST东南、*ST港泰、*ST大控。

'style='vertical-align: middle;max width: 100%;width: 100%;box size: border box;'width='380'data-lazy='1'data height='195'data-width='380'height='auto'>;

严格监管

机构还需要加强风险抵御能力

首创证券研发部总经理王建辉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上市证券公司很少接到交易所对年报的查询。通过对交易所股票质押业务的重点查询,可以看出监管部门对这一风险的高度重视。

他进一步指出,风险似乎来自于质押股权的机构或个人的资金链问题,导致相关证券被迫清盘,但实际上涉及很多问题。

“例如,如果系统中没有控制权,则少数股东可能会以强制质押的名义出现在股权质押中,以达到变相减少或持有头寸的目的,从而可能逃避承担对市场的某些义务。给施加压力。”王建辉说。

王建辉说,尽管今年市场已经反弹,股票质押体系的风险有所放慢,但风险问题的基本面尚未得到有效控制。当前,降低风险更多是由于市场的改善,而相关机构也需要相关。向业务添加更多的防风险设计,控制业务的规模,并使工具多样化。

值得一提的是,一些券商已经发展了股票质押业务,忽视了风险管理和业务盲目扩张等问题,已经引起监管部门的关注。 《北京商报》记者的监管报告显示,在不久的将来,证券基金机构监管部门已指示有关证监会对今年9家股票质押量大幅增加的公司进行现场核查。并打算采取相关监管措施。

该通知显示,证券公司质押交易自2013年6月启动以来,对解决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的融资困难和融资问题起到了积极作用,但一些证券公司也暴露了其业务。开展业务的过程。定位不清楚,股票质押交易像交易业务一样简单,并且信用风险管理和控制问题被忽略。

下一步,证券基金机构监管部门和中国证监会将继续加强对证券公司股票质押业务的监管和现场检查,发现存在展览行业不合规,不当现象等问题。风险管理,缺乏内部控制。严格依法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