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城四0四,曾经那些烟火气十足的深夜烤肉摊,最叫人流连忘返!

时间:2019-07-28 来源:www.zsbohai.com

?

  消失之城昨天我要分享

  文| 蚂蚁

  

  嘉峪关是个旅游城市。随着旅游产业蓬勃发展,烤肉,更确切地说是烤羊肉串,渐渐成了这个城市一张诱人味觉的名片。镜铁市场的眼镜烤肉、富强市场的小党烤肉等等,来到嘉峪关,品尝烤羊肉串,那是游客的一件正经事儿。有朋友来访,有第一个想着接待的饭局,总自觉安排了烤肉馆子。觉得桌上的话题多啊。

  其实,多年前,晚上在兰州的巷子里,时不时街边有挂着“嘉峪关烤肉”的招牌,那时我还纳闷儿,嘉峪关烤肉这么好,连省会的馆子也拿它做噱头叫卖点?不理解,但作为已经是嘉峪关市民的我,还是蛮自豪的。

  

  后来理解了。嘉峪关这个地方1600多年前就有制作烤肉了,这事有魏晋墓的墙砖彩绘为证的。经过这么多年代的延承和发展,嘉峪关烤肉自然有其历史文化底蕴了。

  但是,与搬迁前咱们四0四的烤肉相比,我还是深深怀念那个岁月的烤肉。

  

  四0四的烤肉,多集中在原福利区的老市场大棚下和后来修建的创业场里。

  

  每个场子都也就四五家烤肉店。长期以来,连个店名商号也没有。你的几张桌子,他的几张桌子,客人到谁的桌子跟前坐下,就是谁张罗的生意。配合着瓶啤扎啤听装啤酒,白酒黄酒,没有红酒,啤酒摊就是烤肉摊。这是夏天的夜市最亮丽的区域。

  

  没有室内的馆子。冬天的时候,老板搭起帐篷,大的有个40平米的规模,能容纳十多个人。中间一个煤炉子,烟囱延伸出帐篷,吐着呛人的煤烟。炉子上坐着一个自制的大铝壶,突突突地冒着蒸汽。周围是一圈算不上整洁干净的沙发,和沙发前各色的桌子、茶几,以及散落无序的凳子。人们三五成群的大呼小叫,也有收敛的窃窃私语。

  

  几个朋友小夜班后搞宵夜。踏着夜色中的白雪,找寻着一个相对安静的帐篷,笨拙地掀开已经冻僵了的棉门帘进去,迅速感受到丝丝呛人的温暖。摘下已经雾化了的眼镜片,寻找着可以容纳兄弟们的角落,尽可能地挨着煤炉子或烤肉炉子。老板边忙活手里的肉串,边热情喊着“来啦,找地儿坐!”。

  我们这边坐定,烤炉前的老板娘或小帮手就放下手中的切刀和肉串,毛巾上抹抹手,塑料杯托、塑料杯子一字排开。再从脚跟前塑料袋里抓一把切碎了的蒜苗香菜均撒在杯子里,一撮一撮细盐也撒在杯子里。转身拎起一直置于烤炉一端的铝壶,一股滚烫的奶白色的羊骨头汤浇进塑料杯子,略有冻干了的蒜苗香菜迅间飘起来了。

  

  

  大家伙脱下厚厚的棉衣,叠放整齐,正好坐下端那冒着热气的羊汤。轻轻吹开那层蒜苗香菜,露白汤,及时吸进去一小口,咂咂舌头,再一口连着蒜苗香菜末儿。牙齿有的用了,一层咯吱咯吱的清脆咀嚼只有自己的耳膜能感知得到,交给舌头和口腔慢慢品味菜的清香,汤的鲜美。

  这个时候,老板偏过脸来,“烤点儿啥呢”?

  大家才边继续砸吧着汤,边盘算着回话。羊肉20串,肚子20串,排骨10串,羊皮20串,油包腰4个......还能烤啥?那时候我就暗自咂嘴,咋四0四的烤羊肉啥都烤。后来就跟外面的朋友说,我们的烤肉,除了羊毛不烤(羊毛作别用,更值钱啊),其他啥啥都烤了。什么内腰外腰、羊头肉、羊脑壳、羊蹄、羊肝、憨实一些的, 烤个羊腿羊扇板的。十多年前的夏天,北京来了四五个半大小伙子,几天接触下来就相熟了,晚上到老市场吃烤肉,吃光了自家摊子上的羊内腰羊外腰,老板张罗着把周围全场子的内腰外腰都找来给大家吃掉了。有一兄弟至今怀念老市场的羊腰子,一次微信上说,给兄弟咋样捎去几个。我说,没门儿,打飞机来戈壁滩上吃吧。

  //////////

  

  四0四的烤肉串上的肉都比较小,算是肉丁。肉丁儿,不大过小拇指头尖儿。一串串四个肉丁,中间串上个肥油丁。要的时候,可以申明全瘦的,老板娘现串。要20串,一般都会给22或23串。多给两串,是老板的实惠。我见过烤羊肉大串的,比如新疆的红柳大串,大拇脚指头的块头,也串四块,腌制几个时辰的,味道是可以,但三五串进肚,就已经顶到嗓子眼了。

  

  20个肉串是一把,从老板娘手里接过来,老板把肉捋捋整齐,摊散了支在烤炉上。炉火像是被唤醒了一般,渐渐泛红,肉丁也渐渐泛出油来,冒着微微的清烟,甜甜的羊肉膻香飘散开来。

  三十秒过后,炭红得更亮了。浸烤出来的羊油嘀嗒进了炭火里,一股烟火伴着滋啦声腾空而起。老板两只手归拢着肉串,一把签子不断的在掌心翻转,伸出去的半截签子上的肉丁也不断在炉火上方翻转。滋啦声更密集了。肉丁渐渐变得焦黄,欲要燃烧掉。此时,老板拿离烤炉,一把子伸进斜立在炉子另一端的铁筒子里。那里面是早已烤化了的羊油。火热的签子和炙热的肉丁瞬间沸腾了,闷闷的滋滋滋的声响传了出来。浸泡了羊油的肉丁再次返回炉火,嘀嗒下去的羊油和羊肉上的羊油燃烧起来,好大一团,映红着大家渐渐苏醒的脸庞。

  

  火小了。老板问大家辣椒咋样?开始右手抓咸盐、孜然、辣椒面,左手右手不断地分把儿,把儿跟把儿在炉火上相互轻拍着搅拌着。七下八下间,老板娘早准备好了不锈钢托盘,接过冒着孜然烟香的肉串,“20个烤肉好了”,端上来。兄弟们你三串他五串,吸溜着喊烫喊辣的,分分钟就剩下20几个光签子了。

  小肉丁是小,但入味儿。块头大了,瘦肉入口嚼起来就柴,半天分解不到入喉的细度黏度;肥油更显油腻,激发出浓厚的膻味、煤油味儿。小肉丁就不同了,小的不忍咀嚼,味蕾刚被打开,早就匆匆入了肚囔;那小丁点的肥油,在火上撩烤后,早已成晶莹剔透的焦黄色,两颗牙齿挤压下去,里面的油质溅出入口腔,温润如玉融化,满口的幸福。

  

  后面就不多描述了。一把一把地烤,一把一把地撸进嘴里,配合着续上的骨头汤和脆感清香的蒜苗香菜碎。夜晚的烤肉一直可以持续到两三点。

  回想起来,搬迁前的四0四,可以吃饭的馆子不多,可以吃的品种也不多。烤肉是其中一项可以经常光顾、能够消费的形式。

  //////////

  

  2006年搬到嘉峪关后,四0四的常驻人口骤然减少,尤其是晚上人更少,加之食堂开始为职工们提供餐食,小餐馆也在勉强维持。大半晚上,仍有很多兄弟朋友相约在创业场天井里的几家烤肉馆子,烤肉喝酒夹菜聊天吹牛谈工作。

  几家烤肉店随着大家伙搬到嘉峪关,在嘉禾市场和和畅园继续开,正规了很多,包厢啦、用木炭烤啦,有菜有面啦。更是有了招牌,小李子烤肉,小郭烤肉都已经成为老字号了。

  只是,印象中的小肉丁已经不见了;冬季撒着蒜苗香菜碎的羊骨头汤,也已经不再提供了。

  别不信,脏口就骂的骂人侠,其实活在穷A与穷C中间

  捧了三代的铁饭碗,说碎就碎!“油二代”“油三代”的未来在哪?

  下一个“网红县城”,就在甘肃!这里美若童话世界却寂寂少人知!

  

  收藏举报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