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打仗和吃肉都要平权

时间:2019-07-21 来源:www.zsbohai.com

  悦食中国2天前我要分享

  

  研究食物,自然要回到中国农书的老祖宗《齐民要术》去。《齐民要术》写于北魏。北魏是一个神奇的朝代,出了很多杰出的人才,但在全世界最出名的是一个女人——花木兰。

  在北魏,跟木兰几乎同时,还有一位能打仗的李波小妹。

  《李波小妹歌》只有五句,所以可以全抄在这里:

  李波小妹字雍容,

  褰裙逐马如卷蓬。

  左射右射必叠双。

  妇女尚如此,

  男子安可逢?

  我猜作者应该是一个男人,因为他觉得红装骑射的场面让人荷尔蒙爆棚,是女版的《红海行动》。而《木兰辞》则完全是《美少女战士》,全篇393字主要是这么构成的——想爹妈:60个字,买买买:24个字,打仗回来化妆变身:120个字!

  

  真正的动作场面只有36个字,我猜测作者很可能是位女性,在她心里,家国大事和容颜美丽,购物是同样重要的,跟性别无关,只跟一个人的能力有关。女性就是能把所有的事都干得很漂亮。

  当然,上了战场,花木兰没法买买买,又要掩饰自己的容貌,所以,就剩下了研究兵法和吃吃吃。因为照明系统的原因,花木兰的夜晚肯定会很长,除了值勤和练武,吃也是跟战友沟通感情,度过漫漫长夜的方法。研究了《齐民要术》里的食物,悦食君发现,选刘亦菲来演花木兰还是挺合适的,她看起来就会吃夜宵。

  

  根据历代研究者的研究成果,花木兰打仗的地方是在黄河黑山一带,既然“可汗大点兵”,天子征召,就是中央军,花木兰的部队食堂应该比当时的民间要好得多,那花木兰的一日三餐加夜宵都吃什么呢?我们根据《齐民要术》的记载想象了一下她一天的北方系menu,得出的结论就是:好多肉啊!

  

  

  打仗的食物首先要方便携带,主食的各种米面,做成饼是最合适的。

  《齐民要术》记载,当时的饼有炊饼、油炸饼等等好几十种,既有面食,也有米饼,比如“豚皮饼”,就是用开水和米粉,调成粉浆。其实就是南方今天的河粉的原型。《齐民要术》里做得非常复杂,要在开水表面漂一个铜盘,一边倒粉浆,一边用手旋转铜盘,让粉浆受热,形成一张薄饼。

  ▼ 「豚皮饼」的制作

  

  用金属的热度加热米浆成型的办法现在也有。我在汕尾吃过一道菜叫“鼎锅溜”,福建叫“锅边糊”,就是把米浆薄薄敷在煮肉汤的锅边,靠重力慢慢溜进汤里,就已经成了一道成型的菜。

  这张米饼做好之后又滑溜又香,直接在肉汤里煮,现在南方人也拿它当早餐。

  

  至于补充能量的食物,有一种“羊肉丸臛” ,臛就是肉汤,用五斤羊肉熬成,再往里面扔生的羊肉丸,那个时候的羊肉不吃饲料,只吃草,想来味道应该是非常鲜美的。

  这道菜的原料和烹饪方法都非常简单,即便在军营里做起来也不难。

  五斤肉熬出来的肉汤,当然会比较浓稠,再往里面放一枚枚直接烫熟的羊肉丸。如果勾上芡就是今天西安的“肉丸胡辣汤”了。胡辣汤是中原和关中人民的早饭食物。北魏时候还没有辣椒,但有姜和花椒,花木兰早上起来,北方的寒气还没有散去,在军营食堂来一碗浓浓的肉汤,撒上姜末和花椒末,立刻就可以满血复活,“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

  

  最后还可以来一碗奶酪,或者把奶和面做成一种叫“截饼 ”的,《齐民要术》说,“入口即碎,脆如凌雪。”

  这难道不就是旺旺雪饼么?

  

  

  那个时候的新鲜肉类和蔬菜难以保存,因此当时人发明了各种各样的肉脯和腌制蔬菜的方法。其中有一种菹(zu),就是用盐水洗菜,然后放在瓮里,再用盐水淹过蔬菜。

  跟泡菜的区别是:从盐水里捞出来之后要用米粥筛出来的粥清,一层菜、一层米,交替着压在瓮里,用粥清里的乳酸菌进行发酵。

  

  吃的时候需要食堂大姐把瓮搬出来,捞一点,用热水烫一下,再过冷水,菜就能神奇地变得跟新鲜菜一样。放点盐和醋。做成凉拌菜,就饼或者米饭,非常下饭。

  菜可以跟各种肉饼一起吃 ——鸡肉饼、牛肉饼、鱼肉饼。在做肉饼的时候,北魏人民的做法叫“腩”,不是牛腩肉的腩,而是拿盐酱等腌制的意思。四川现在也有“腩”这个说法,我记得小时候的冬天,奶奶总会说:“手上冰了口,做菜的时候碰到辣椒,nan(三声)得好痛”。一直不知道这个字怎么写,《齐民要术》打破了这个闷葫芦。

  当然,最适合军队食用的肉制品就是香肠了。香肠当然要好好介绍一下,花木兰可能吃到的香肠 ,是世界上最早有文字记载的香肠。《齐民要术》里的做法是把羊肉剁碎,再调和葱白、盐、豉汁、姜、椒末,灌进羊肠衣里。跟今天的做法没有什么区别。

  ▼ 「羊肠」(香肠)的制作

  

  这种香肠还没有发展出风干或者烟熏的技术(木材和煤炭在唐朝之前都不易得,可以参见《卖炭翁》),北魏时期储藏肉类的办法主要是用酒糟或者用泥封着,避免脂肪的氧化变质。所以花木兰吃的还是一种即食的香肠。

  最好玩的是,《齐民要术》建议把两根香肠夹着并排来烤,拿刀割着吃。

  可想而知,花木兰的午餐时间肯定比较紧张,现切肉现灌肠的办法不太能适应战争的节奏,这种稍微火烤一下就可以吃的香肠,应该比要拿热水烫再过冷水的菹还要简便,可能会很受欢迎,慢慢就变成了可以长期保存的食品了。

  

  战场食堂如果做烤肉,就要这样才有气势

  

  北魏人民处理肉类的办法花样繁复,士兵们可以在大战间隙补充营养,顺便打发晚间时光,有的做法一直延续到了今天。

  花木兰她要假装男兵,在吃的方面肯定不能太挑剔,但不是说不讲究,像电视剧里面那种捧着烧鸡就啃的女英雄根本就是女汉子。花木兰的主菜,跟《射雕英雄传》里黄蓉的会吃程度也差不多。拿烤牛里脊肉来说,很厚的一个长方体,四面不能都烤熟,要靠近火,烤白一面,拿刀切下来吃一截,这样既能保证烤熟,又能保证肉的多汁。

  

  北大鲁路山人就写过他自己的烤肉技巧,跟牛排不一样,不能先烤熟两面,而是只烤一面,让血水从肉上部流出,等整块肉都熟了,再翻面在远离火焰的地方烘一下就好。想象一下花木兰跟男战友人手一块大肉就着火,手持利刃,烤一块切一块,满嘴都是肉汁,就确实不太容易看出来她是个女生。

  还有一种竹筒烤肉,具体做法是把肉馅剁碎了厚厚的覆满竹筒的外面,然后用火烤,等肉凝固之后,把竹筒从里面弄碎,再切成一个个肉圈。形如手镯。

  烤之前的样子大概就类似于这样。

  

  ▼ 「竹筒肉焦圈」的制作

  

  再看到“捣炙法”,我真的大吃一惊,这就是今天的午餐肉,把肥鹅剁碎,放进一些调味料,再剁成肉泥,揉成一团压紧。

  但是花木兰吃到的“捣炙”更酷:这些肉要捏成像火腿肠一样的形状,串在竹签或铁签上,拿到火边烤。

  ▼ 「捣炙」的制作

  

  当然,午餐肉本来就是随着二战的脚步传遍世界的。除了真空包装这一点,战场上的“捣炙”其实就是两千年前的午餐肉。

  看了这些菜,我唯一的感受是,吃这么好,她回家之后能穿回以前的衣裳,还真是不容易,只能说明她是认认真真上场杀敌了的。

  

  最后说一下,花木兰不姓花,原名就叫木兰,直到明代才子徐渭写“木兰从军“这出戏,说,既然名字叫木兰,那就姓花吧,从此世间才有了”花木兰“。

  互动

  你觉得人们在吃饭的方面,

  对于女生有什么偏见或者错误的印象?

  可以在留言区尽情吐槽哦。

  悦食Epicure ? 2019 版权所有

  收藏举报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