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的笑起来的样子真美(52)

时间:2019-08-26 来源:www.zsbohai.com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雪把弟弟的一切安顿好,心里的一个包袱总算卸下,身心轻松了许多。没有弟弟的事烦扰她,她又可以安心做她的手工编织了。

  从老家回到城里那个晚上她在日记本里写下一段话:郭小雪,从今天开始你又多了一份抚养弟弟责任,你要记住了:无论前路多么艰难坎坷,你一定要拼尽全力!!!让王奶奶有个好的晚年生活,让弟弟有个好的前途是你的责任!加油!加油!加油!

  身残志坚的好姑娘,自从那天从老家回来以后,每天像打了鸡血,精神饱满,每天一早把自己当天要做的事先列个计划,一项一项认认真是去完成。

  生活总是不会辜负一直努力向上的人,你的努力付出,生活终将会用另一种形式反馈给你。

  由于小雪考虑事情周全,又加上自己不分白天黑夜地辛苦劳作,她手工编织坊的工作人员和产量越来越稳定。

  从上海参加手工艺术品展销会回来后三个月,小雪手工编坊已经有十位固定的工人在小雪和王奶奶租住的新房里每天按时上下班,按时出产品。

  小雪第一次和义乌以及临沂的那两个客户交易赚了一万多块钱,那只是一个起步,一个月以后,他们进行了第二次他们交易,小雪一下子就挣了两万多,又加上姑姑的女儿海燕在学校里帮她推销,两个多月的时间,小雪就挣了三万块!

  三万块既在小雪意料之中,也在她意料之外!说在她思意料之中,是因为她以前就在心里给自己定过一个目标,月入过万。意料之外是因为她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里,她就达到了自己的心愿。

  让小雪比较欣慰的另一件事是弟弟家喜确实比以前更懂事,周末休息去小雪那里时他告诉姐姐,他一定好好学习,明年一定考上市一中的高中,这样就可以经常见到姐姐了,同时他想着有闲时间时还可以帮帮姐姐。

  由于小雪时不时给她乡下的奶奶一些零花钱,她奶奶也没有再去城里打扰他们。

  表面上看小雪和家人的生活都很平静,其实在小雪心里还有两件大事一直困扰着她。

  父母在殡仪馆里已经两个多月,殡仪馆已经给她发了两次信息,让她抓紧时间过去交尸体保管费,如果三个月家人不过来把费用补上,殡仪馆将强行把尸体火化。

  她让家喜回家问问奶奶到底该怎么办,奶奶总是固执地不让火化,非要等抓到那个肇事司机再火化,小雪因为这事也是愁的不行。爸妈的尸体在殡仪馆,每天七十多块,时间长了可是一笔不少的开支呀!还有,眼看三个月时间就到了,殡仪馆如果真强行把爸妈的尸体火化了又怎么办?奶奶会不会又要给她闹腾?

  让小雪心有疑虑又烦躁的还有另一件事,就是那个从上海给她寄东西的陌生人最近又给她寄东西过来了,小雪问了家喜他们是不是有个舅舅在上海打工,家喜说舅舅倒是有一个,但他在一直在新疆承包土地种棉花,从来就没去过上海。小雪是个聪明的姑娘,她开始怀疑上海那个神秘人肯定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不然他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给她寄东西。

  小雪想问问王奶奶,又想到王奶奶因为她的事曾回过老家问过亲奶奶,亲奶奶说她就是郭阿贵和赵月的亲生女儿。

  小雪思前想后感觉对于她自己的身世,王奶奶可能对她隐瞒了什么。既然王奶奶不想告诉她,她也不好意思再向王奶奶打听。她也曾问过弟弟这件事,弟弟更是斩钉截铁地告诉她,她就是他的亲姐姐!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

  小雪对于自己的身世,自己也理不出个头绪,但这件事却一直在她心里困扰着她。

  想事情归想事情,但并没有阻碍小雪每天不停地做着她的手工编织,每天夜里熬到十二点是常有的事。

  一日上午,小雪正在家中忙碌,好久没见面的奶奶却突然出现在小雪和王奶奶的住处,当时王奶奶和倩茹妈妈去菜市了,家里有小雪和倩茹还有其他几位女工。小雪和其他几人正低头忙着自己手里的活,小雪奶奶忽然在门口喊了一声:“小雪!”

  听到有人喊小雪,小雪和其他几位干活的姐妹都抬起头,小雪看到奶奶居然一瘸一拐像老熟人一样慢慢走进屋里,到沙发边很随意地坐了下来。

  小雪急忙把轮椅转到沙发边,瞪着眼睛看着奶奶。“小雪,你眼睛瞪那么大干什么!我别忘了,我可是你奶奶!”王奶奶看着一脸愤怒的小雪说道。

  “啊啊啊!”小雪不能说话,她只能不停地发着啊的音节,来表示对奶奶的反感。

  “你啊的什么我也听不懂,你是不是问我来这里什么事啊?”小雪奶奶皱着眉头问小雪。

  小雪点点头。

  “我的腿最近几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疼得厉害,夜里也睡不好。我在咱们老家找人看了,也吃了两天小药,但是一点效果也没有,老家的医生让我到城里大医院看看。我本来不想找你的,我去了大医院,医生让做几项检查,医生还说检查费要四五百块钱,可是我最近都没有出去干活,我哪来的钱呀!所以,我没办法又来找你了。小雪,你还有钱吗?再给我五百块吧,我去检查检查我的腿,不然,这什么都干不了,怎么办呀!”奶奶愁眉苦脸说明了自己过来的原因。

  小雪看看奶奶说的也像是真的,就冷着脸沉默着转动轮椅去了她和王奶奶的卧室,从自己的包包里取出五百块钱回到客厅,面无表情把五百块钱递给奶奶。

  小雪奶奶接过小雪递给的五百块钱,赶忙塞进裤兜里,又用手拍了拍捏了捏,生怕钱跑了似的。

  小雪奶奶把钱收好,感觉已经安全了,又对小雪说道:“小雪,家喜已经给我说两次你爸妈火化的事,我可告诉你,你千万不要自作主张同意你爸妈火化,我还等着公安局抓到那个肇事司机赔钱,我等着用那笔钱养老呢。”

  小雪着急地拿起写字板想把自己的想法写下来让奶奶看看,突然又想到奶奶不识字,急得她不停地发着“啊啊啊”的音节,双手不停地比划着……

  (未完待续)

  

  来慧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9.0

  2019.08.19 05:45*

  字数 2128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雪把弟弟的一切安顿好,心里的一个包袱总算卸下,身心轻松了许多。没有弟弟的事烦扰她,她又可以安心做她的手工编织了。

  从老家回到城里那个晚上她在日记本里写下一段话:郭小雪,从今天开始你又多了一份抚养弟弟责任,你要记住了:无论前路多么艰难坎坷,你一定要拼尽全力!!!让王奶奶有个好的晚年生活,让弟弟有个好的前途是你的责任!加油!加油!加油!

  身残志坚的好姑娘,自从那天从老家回来以后,每天像打了鸡血,精神饱满,每天一早把自己当天要做的事先列个计划,一项一项认认真是去完成。

  生活总是不会辜负一直努力向上的人,你的努力付出,生活终将会用另一种形式反馈给你。

  由于小雪考虑事情周全,又加上自己不分白天黑夜地辛苦劳作,她手工编织坊的工作人员和产量越来越稳定。

  从上海参加手工艺术品展销会回来后三个月,小雪手工编坊已经有十位固定的工人在小雪和王奶奶租住的新房里每天按时上下班,按时出产品。

  小雪第一次和义乌以及临沂的那两个客户交易赚了一万多块钱,那只是一个起步,一个月以后,他们进行了第二次他们交易,小雪一下子就挣了两万多,又加上姑姑的女儿海燕在学校里帮她推销,两个多月的时间,小雪就挣了三万块!

  三万块既在小雪意料之中,也在她意料之外!说在她思意料之中,是因为她以前就在心里给自己定过一个目标,月入过万。意料之外是因为她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里,她就达到了自己的心愿。

  让小雪比较欣慰的另一件事是弟弟家喜确实比以前更懂事,周末休息去小雪那里时他告诉姐姐,他一定好好学习,明年一定考上市一中的高中,这样就可以经常见到姐姐了,同时他想着有闲时间时还可以帮帮姐姐。

  由于小雪时不时给她乡下的奶奶一些零花钱,她奶奶也没有再去城里打扰他们。

  表面上看小雪和家人的生活都很平静,其实在小雪心里还有两件大事一直困扰着她。

  父母在殡仪馆里已经两个多月,殡仪馆已经给她发了两次信息,让她抓紧时间过去交尸体保管费,如果三个月家人不过来把费用补上,殡仪馆将强行把尸体火化。

  她让家喜回家问问奶奶到底该怎么办,奶奶总是固执地不让火化,非要等抓到那个肇事司机再火化,小雪因为这事也是愁的不行。爸妈的尸体在殡仪馆,每天七十多块,时间长了可是一笔不少的开支呀!还有,眼看三个月时间就到了,殡仪馆如果真强行把爸妈的尸体火化了又怎么办?奶奶会不会又要给她闹腾?

  让小雪心有疑虑又烦躁的还有另一件事,就是那个从上海给她寄东西的陌生人最近又给她寄东西过来了,小雪问了家喜他们是不是有个舅舅在上海打工,家喜说舅舅倒是有一个,但他在一直在新疆承包土地种棉花,从来就没去过上海。小雪是个聪明的姑娘,她开始怀疑上海那个神秘人肯定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不然他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给她寄东西。

  小雪想问问王奶奶,又想到王奶奶因为她的事曾回过老家问过亲奶奶,亲奶奶说她就是郭阿贵和赵月的亲生女儿。

  小雪思前想后感觉对于她自己的身世,王奶奶可能对她隐瞒了什么。既然王奶奶不想告诉她,她也不好意思再向王奶奶打听。她也曾问过弟弟这件事,弟弟更是斩钉截铁地告诉她,她就是他的亲姐姐!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

  小雪对于自己的身世,自己也理不出个头绪,但这件事却一直在她心里困扰着她。

  想事情归想事情,但并没有阻碍小雪每天不停地做着她的手工编织,每天夜里熬到十二点是常有的事。

  一日上午,小雪正在家中忙碌,好久没见面的奶奶却突然出现在小雪和王奶奶的住处,当时王奶奶和倩茹妈妈去菜市了,家里有小雪和倩茹还有其他几位女工。小雪和其他几人正低头忙着自己手里的活,小雪奶奶忽然在门口喊了一声:“小雪!”

  听到有人喊小雪,小雪和其他几位干活的姐妹都抬起头,小雪看到奶奶居然一瘸一拐像老熟人一样慢慢走进屋里,到沙发边很随意地坐了下来。

  小雪急忙把轮椅转到沙发边,瞪着眼睛看着奶奶。“小雪,你眼睛瞪那么大干什么!我别忘了,我可是你奶奶!”王奶奶看着一脸愤怒的小雪说道。

  “啊啊啊!”小雪不能说话,她只能不停地发着啊的音节,来表示对奶奶的反感。

  “你啊的什么我也听不懂,你是不是问我来这里什么事啊?”小雪奶奶皱着眉头问小雪。

  小雪点点头。

  “我的腿最近几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疼得厉害,夜里也睡不好。我在咱们老家找人看了,也吃了两天小药,但是一点效果也没有,老家的医生让我到城里大医院看看。我本来不想找你的,我去了大医院,医生让做几项检查,医生还说检查费要四五百块钱,可是我最近都没有出去干活,我哪来的钱呀!所以,我没办法又来找你了。小雪,你还有钱吗?再给我五百块吧,我去检查检查我的腿,不然,这什么都干不了,怎么办呀!”奶奶愁眉苦脸说明了自己过来的原因。

  小雪看看奶奶说的也像是真的,就冷着脸沉默着转动轮椅去了她和王奶奶的卧室,从自己的包包里取出五百块钱回到客厅,面无表情把五百块钱递给奶奶。

  小雪奶奶接过小雪递给的五百块钱,赶忙塞进裤兜里,又用手拍了拍捏了捏,生怕钱跑了似的。

  小雪奶奶把钱收好,感觉已经安全了,又对小雪说道:“小雪,家喜已经给我说两次你爸妈火化的事,我可告诉你,你千万不要自作主张同意你爸妈火化,我还等着公安局抓到那个肇事司机赔钱,我等着用那笔钱养老呢。”

  小雪着急地拿起写字板想把自己的想法写下来让奶奶看看,突然又想到奶奶不识字,急得她不停地发着“啊啊啊”的音节,双手不停地比划着……

  (未完待续)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雪把弟弟的一切安顿好,心里的一个包袱总算卸下,身心轻松了许多。没有弟弟的事烦扰她,她又可以安心做她的手工编织了。

  从老家回到城里那个晚上她在日记本里写下一段话:郭小雪,从今天开始你又多了一份抚养弟弟责任,你要记住了:无论前路多么艰难坎坷,你一定要拼尽全力!!!让王奶奶有个好的晚年生活,让弟弟有个好的前途是你的责任!加油!加油!加油!

  身残志坚的好姑娘,自从那天从老家回来以后,每天像打了鸡血,精神饱满,每天一早把自己当天要做的事先列个计划,一项一项认认真是去完成。

  生活总是不会辜负一直努力向上的人,你的努力付出,生活终将会用另一种形式反馈给你。

  由于小雪考虑事情周全,又加上自己不分白天黑夜地辛苦劳作,她手工编织坊的工作人员和产量越来越稳定。

  从上海参加手工艺术品展销会回来后三个月,小雪手工编坊已经有十位固定的工人在小雪和王奶奶租住的新房里每天按时上下班,按时出产品。

  小雪第一次和义乌以及临沂的那两个客户交易赚了一万多块钱,那只是一个起步,一个月以后,他们进行了第二次他们交易,小雪一下子就挣了两万多,又加上姑姑的女儿海燕在学校里帮她推销,两个多月的时间,小雪就挣了三万块!

  三万块既在小雪意料之中,也在她意料之外!说在她思意料之中,是因为她以前就在心里给自己定过一个目标,月入过万。意料之外是因为她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里,她就达到了自己的心愿。

  让小雪比较欣慰的另一件事是弟弟家喜确实比以前更懂事,周末休息去小雪那里时他告诉姐姐,他一定好好学习,明年一定考上市一中的高中,这样就可以经常见到姐姐了,同时他想着有闲时间时还可以帮帮姐姐。

  由于小雪时不时给她乡下的奶奶一些零花钱,她奶奶也没有再去城里打扰他们。

  表面上看小雪和家人的生活都很平静,其实在小雪心里还有两件大事一直困扰着她。

  父母在殡仪馆里已经两个多月,殡仪馆已经给她发了两次信息,让她抓紧时间过去交尸体保管费,如果三个月家人不过来把费用补上,殡仪馆将强行把尸体火化。

  她让家喜回家问问奶奶到底该怎么办,奶奶总是固执地不让火化,非要等抓到那个肇事司机再火化,小雪因为这事也是愁的不行。爸妈的尸体在殡仪馆,每天七十多块,时间长了可是一笔不少的开支呀!还有,眼看三个月时间就到了,殡仪馆如果真强行把爸妈的尸体火化了又怎么办?奶奶会不会又要给她闹腾?

  让小雪心有疑虑又烦躁的还有另一件事,就是那个从上海给她寄东西的陌生人最近又给她寄东西过来了,小雪问了家喜他们是不是有个舅舅在上海打工,家喜说舅舅倒是有一个,但他在一直在新疆承包土地种棉花,从来就没去过上海。小雪是个聪明的姑娘,她开始怀疑上海那个神秘人肯定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不然他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给她寄东西。

  小雪想问问王奶奶,又想到王奶奶因为她的事曾回过老家问过亲奶奶,亲奶奶说她就是郭阿贵和赵月的亲生女儿。

  小雪思前想后感觉对于她自己的身世,王奶奶可能对她隐瞒了什么。既然王奶奶不想告诉她,她也不好意思再向王奶奶打听。她也曾问过弟弟这件事,弟弟更是斩钉截铁地告诉她,她就是他的亲姐姐!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

  小雪对于自己的身世,自己也理不出个头绪,但这件事却一直在她心里困扰着她。

  想事情归想事情,但并没有阻碍小雪每天不停地做着她的手工编织,每天夜里熬到十二点是常有的事。

  一日上午,小雪正在家中忙碌,好久没见面的奶奶却突然出现在小雪和王奶奶的住处,当时王奶奶和倩茹妈妈去菜市了,家里有小雪和倩茹还有其他几位女工。小雪和其他几人正低头忙着自己手里的活,小雪奶奶忽然在门口喊了一声:“小雪!”

  听到有人喊小雪,小雪和其他几位干活的姐妹都抬起头,小雪看到奶奶居然一瘸一拐像老熟人一样慢慢走进屋里,到沙发边很随意地坐了下来。

  小雪急忙把轮椅转到沙发边,瞪着眼睛看着奶奶。“小雪,你眼睛瞪那么大干什么!我别忘了,我可是你奶奶!”王奶奶看着一脸愤怒的小雪说道。

  “啊啊啊!”小雪不能说话,她只能不停地发着啊的音节,来表示对奶奶的反感。

  “你啊的什么我也听不懂,你是不是问我来这里什么事啊?”小雪奶奶皱着眉头问小雪。

  小雪点点头。

  “我的腿最近几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疼得厉害,夜里也睡不好。我在咱们老家找人看了,也吃了两天小药,但是一点效果也没有,老家的医生让我到城里大医院看看。我本来不想找你的,我去了大医院,医生让做几项检查,医生还说检查费要四五百块钱,可是我最近都没有出去干活,我哪来的钱呀!所以,我没办法又来找你了。小雪,你还有钱吗?再给我五百块吧,我去检查检查我的腿,不然,这什么都干不了,怎么办呀!”奶奶愁眉苦脸说明了自己过来的原因。

  小雪看看奶奶说的也像是真的,就冷着脸沉默着转动轮椅去了她和王奶奶的卧室,从自己的包包里取出五百块钱回到客厅,面无表情把五百块钱递给奶奶。

  小雪奶奶接过小雪递给的五百块钱,赶忙塞进裤兜里,又用手拍了拍捏了捏,生怕钱跑了似的。

  小雪奶奶把钱收好,感觉已经安全了,又对小雪说道:“小雪,家喜已经给我说两次你爸妈火化的事,我可告诉你,你千万不要自作主张同意你爸妈火化,我还等着公安局抓到那个肇事司机赔钱,我等着用那笔钱养老呢。”

  小雪着急地拿起写字板想把自己的想法写下来让奶奶看看,突然又想到奶奶不识字,急得她不停地发着“啊啊啊”的音节,双手不停地比划着……

  (未完待续)